FESTA★PLUVIA

點擊查看一些有的沒的


哈嘍!我是Festa Pluvia 叫FP就行
一般搞指繪 軟件畫世界
餓極了會寫寫東西 看完估計就沒食欲了

蹲歐美一些坑,事實上啥都看一點兒
久蹲DC和一些相關rps 美漫主推SU
oc相關劇情正在編寫 有空發出來

我知道我們會走過路過不少坑 基本只要是愛過的就都會留個念想 。總而言之,感謝每一個曾經讓人震撼及愛慕的角色

n久不上了來詐個屍哈
病假抽空給朋友畫的驢驢
l老福特濾鏡救人一命

背景貼圖 用的啊遊拍的圖

出本的老師們好辛苦 我混吃等死……()就這樣了

“老照片”

一家三口真的太好了我暴斃……
擠時間畫得 色差驚人cnskcnsesn……

你曾认识的某个人

只想产一家三口

她们的好逼得画手写文(?)

“你不该来这儿。”

赫默终于下定决心说了出来。靠在玻璃门上的比自己略高一些的女性回过头,睁大她明亮的橙色眼睛。

“赫默……。”

“是我,” 赫默打断她,“你不该来这儿。她已经睡下了。”

尽管对方还没做出回应,她已经立刻把视线转移回了印著罗德岛标志的玻璃门上。永远不要直视那双眼睛,赫默警告自己。它们美丽又充满危险。没人知道塞雷娅女士是什么样的,人们把她当做正义的使者、莱茵科技值得信任的保护伞。只有她知道。只有她。

“……你一点都没变。你总是被感性控制,赫默。这会毁了你的判断力。”

她转身时靴子撞击地面,于反光的地板发出坚实的碰撞声。赫默忽然发现自己的情绪真的在消磨理智,从对方严肃的面孔里她感受不到丝毫波动。她感到忍无可忍。

“如果你只是来像原来一样数落我,那么请回吧,塞雷娅女士。”她加重用了这个生疏的称呼。“……我们结束了,没什么是可以弥补的。”

塞雷娅板起的脸露出复杂的神色。她今天没有带她的盾牌,这个如今赤手空拳的女人挺直得像一棵冬季的雪松。赫默曾经是树上栖息的鸟儿,她依靠在她肩膀上看医疗救急指南,唯一提醒她没有真正靠在一棵树上的是隔著充能护服传导来的她写字的悖动。

“如果你觉得太沉,记得告诉我。”

壁炉在休息室的后面噼啪作响。这个充满天灾的城市分辨不出冬季与夏季,即使有一丝一毫的迹象也会被隔绝在大楼严实的保护层外。但赫默从本质上终归是鸟儿,猫头鹰们总是对天气的变化尤为敏感。她的雪松放下笔,把温热的手掌贴在小鸟从耳朵尖开始泛红的脸上。

“我不会。”她轻声说。

塞雷娅的头发是有金属光泽的银色,在火光下打著泛金的卷儿。她在任何时候都很严肃的面部表情让她看起来像个在批改作业的中学老师,这个想法让赫默感到些愉悦的轻快。她叹了口气,试图从书本的空隙里看看那对橙色的火焰,不偏不倚正与她们对视。

“如果你也看不下去了——” 她很快地露出一个转瞬即逝的坚硬微笑,“……我想我们可以去看看你的小小鸟。”

“她是条小龙。”赫默嗤笑出来,“ 而且是‘咱们的’小龙。”

“好吧。那么你想去吗?”

……她们在大半夜跑出休息室。这是赫默第一次违禁,或许也是塞雷娅的——但她抑制不住地想要去看看那个熟睡的小生命。

“嘘,” 她用最轻的声音对塞雷娅说,“……你的靴子发出声音了。”

她们来到了莱茵尖端实验室门口。项目“火精灵”的标志就贴在危险警告下面,但没人去注意这个。赫默听到胸卡刷开门的声音,她感觉到汗水顺著圆框眼镜的边缘流下去。

这是莱茵科技唯一有窗户的一间实验室,这是塞雷娅提出的,她向他们证明了生命不能独自生存与密闭环境的科学理由。只有从这里才能看出城市外界还是怎样喧嚣的风雪交加。赫默蹑手蹑脚地靠近钢化玻璃,下面小小的温室正在发出微弱的暖光。

“她在这里。”她轻声招呼身边的女士,对方发出轻轻的叹息声。“……我们的小伊芙利特。”

没人愿意靠近火精灵,这是个易怒、敏感又易碎的实验项目,科学家们无数次认为她会毁了身边的一切。赫默此时正站在反光的金属地面上,只穿了袜子的下身感受到凉意,但离她手指不到一英尺的小温室却让她从左心室开始迸发紧张又火热的颤抖。她们的爱与期待正在这里凝聚而成,这是种非科学性的奇妙感觉,伟大又神圣,超过书本上落满灰尘的所有造物。

她的爱人站在她旁边,手背贴著她的手。赫默张开手掌,与对方的扣在一起。

“我发誓我会保护她。我会保护你们两个人,直到一切秩序都不复存在。”她由衷地说。

赫默当然相信她。塞雷娅女士会保护所有人,她们的感情会成为小伊芙利特最好的保护伞。——她甚至相信只要她们努力,这个实验就可以完美地进行下去。

——但她没做到。

“我承认当年的事不全是你的错。”赫默终于打破了尴尬,“……是我太想当然了。我们都不够成熟,我们都是。”

“是的,所以我会弥补这些。”

“你会吗?”她控制不住喊出来,又抑制住自己嘲笑的欲望。“你会‘让一切回归正轨’,是吗?”

她难以抑制。伊芙利特长大了,但除了她的心态以外并没有什么改变的。她大口喘著气,想要从嘴里吐出嘲笑——如果不是她要忙著转过身向她回避自己的眼睛的话。

“赫默。”

“……伊芙利特睡了,如果你还是想要见她。”

她抬起的靴子最终还是回到地面上。塞雷娅听上去欲言又止,但她什么都没说。她还能说什么呢?

“我确实想。”她最后叹了口气承认,“而且这个时间对于睡觉而言太早了。”

“早睡从医学上没有坏处。”

“这是个危险的年代,她应该学会面对夜晚到来的风险。”塞雷娅严肃地反驳。

这是种熟悉的感觉,赫默说不清楚,可能来自很久以前了。有一部分的她在提醒自己抓住这种感觉,但鸟儿敏锐的本能也在告诉她:不要忘记过去。

“……我会对她的时间做适当修改。现在如果你不介意,” 赫默轻轻吞了口唾沫,“……我要回去休息了。”

她的确需要休息,她太累了。

罗德岛的玻璃门在走廊里打开。她听见身后靴子摩擦地面转身和大门打开的声音,冬季寒冷干燥的碎石从她身后翻卷著游走进来。她们在背道而驰,又一次的。

“……对了,我总说你太过感性。”

她的足迹忽然停止在地面上。赫默僵硬著身体没有回头。

“你说错了,我不是单纯来看伊芙利特的。”

她的心脏开始发抖。她顶住金属墙壁上的一条缝隙,等待著可能听到的。

“……我离开莱茵生命了。”

“什么?”

“暂时的。”对方背对著她说下去,“我要来罗德岛进行一段时间的支援。”

北风从窗外卷进来一些更大的碎石。

一些碎片回忆忽然也翻卷上来,冲刷著她的海岸。情绪挣扎著要从眼眶里涌出,她只能紧紧用指甲扣住自己的掌心。塞雷娅听上去在等待她,,一些片段离她近在咫尺,只要转身,她们还能回归从前;但在保持理智的最后片刻她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嘴唇。

“……如果你再出现,我会想凯尔希医生申请换工作场所。”

“我会的。”在步入风雪前塞雷娅对她说。

“我发誓会让一切回归正轨。”

快速摸一下我姐 這是我姐我永遠愛她……()

“撤退吧,博士。我來殿後。”

這種圖會被屏嗎(?)